网上书城
当前位置:首页 >网上书城 > 人民联合

给青少年的共产主义读本

作者:
【德】比尼·亚当恰克(Bini Adamczak);
出版社:
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8-05-01
市场价格:
¥36.00
销售价格:
¥36.00
ISBN:
978-7-5207-0325-3
印刷时间:
2018-09-26
购买数量:

写给青少年的第一本共产主义漫画书!

纪念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参考消息今日头条报道本书英文版的出版。

 

给青少年的共产主义读本

I S B N ISBN 978-7-5207-0325-3

  【德】比尼·亚当恰克(Bini Adamczak)

  卢刚 张明明

  36

  32

  精装

  4.5

  144

  40

作者简介

作者比尼·亚当恰克(Bini Adamczak),作家、表演家和视觉艺术家。曾在法兰克福学习的哲学,目前住在柏林;常就政治理论、同性恋政治等发表文章。 

译者:卢刚,法学博士,中国矿业大学(北京)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院长助理,矿大(北京)首批“越崎青年学者”,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内蒙古卫视《开卷有理》第一季《马克思靠谱》主讲嘉宾。主持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2017年北京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译有《帝国主义》(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曾在《国际思想评论》、《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民国档案》《中国图书评论》等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十余篇。

张明明,清华大学法学博士,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讲师,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拔尖人才。代表作:《不疯魔 不哲学》、《马克思靠谱》等。

代表论文:《被误读的共产主义与什么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思想理论教育导刊》(cssci2016年第5期;《微博微信环境下的思想政教育创新研究》,《思想理论教育导刊》(cssci2014年第4期;《新形势下共青团所处的时代环境与青年特点分析》,《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4年第4期。

 

内容介绍

什么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可行吗?传统的理论解释让我们头大,专攻政治理论、“酷儿政治”的德国作家比尼.亚当恰克恰克以一种独特的、全新的视角解读了共产主义的可行性,让马克思主义重新酷了起来。

从前,人们渴望着摆脱资本主义带来的悲惨境遇,但要如何才能实现呢?这本小书以儿童故事的图文结合形式娓娓道来(其中有嫉妒的公主、奇特的宝剑、失去家园的农民、刻薄的老板和疲惫的工人,还包括一块通灵板、一把会说话的椅子和一个巨大的被称为‘国家’的大锅。)让读者更轻松的了解封建主义的经济史、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共产主义的不同观点等等,同时揭示了资本主义的“罪恶”,论述共产主义的可行性。比尼.亚当恰克还在书中罗列了各种共产主义尝试,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书的结尾表示共产主义终将带来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本书卖点

1.我社2016年出版的献给90后的《马克思靠谱》一书获得了多方好评和赞誉。本书同样是用轻松的方式来讲述马克思复杂的理论知识,《马克思靠谱》面对的是90后群体,这本书面对的是更为低龄的青少年。 2、我们同步在策划一本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故事,将以两本书同时献礼2018年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 3、本书将是市场上第一本以故事的形式来向读者介绍我们所向往的共产主义到底是怎样的。 4、《参考消息》《今日头条》等已对该书的英文版出版进行了报道,外版书在亚马逊的销售排名均十分良好。这将是一本视角独特的弘扬主旋律的图书。 5、书中有大量手绘漫画,以图文结合的形式来讲述原本枯燥的理论故事。

媒体/名家推荐情况

在重新思考和更新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方面比任何当代知识分子都做得更多。这是一本了不起的儿童读物。

 

这本令人愉快的小书可能有助于向年轻人展示,除了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外,还存在其他生活方式。即使是成年人,也可能从中获益。

 

——杜克大学文学教授[]弗雷德里克·R·詹姆森(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批评家)

 

比尼·亚当恰克的《共产主义儿童读物》实际上适合所有人,这是一本激情之作,现在尤其必要,因为人们感觉正处在世界毁灭的边缘,却看不到一个可以期盼或是信仰的新世界。两百年的资本主义给我们带来了自由吗?还是仅仅带来了地球人有史以来最大的不平等?

 

全球资本主义不是人类的归宿。在亚当恰克这本初级读物的帮助下,人类将迈出通向自由,至少是一种幻想其他世界的自由的第一步。

 

——小说家雷切尔·库什纳[](擅长使用革命题材进行创作)

 

该书用简单的儿童故事来讲述政治理论,让那些被马克思的训诫弄得麻木的人、那些被社会主义政治学的狂热自负弄得头痛的人大松一口气。

 

一切像故事一样娓娓道来,其中有嫉妒的公主、奇特的宝剑、失去家园的农民、刻薄的老板和疲惫的工人,还包括一块通灵板、一把会说话的椅子和一个巨大的被称为‘国家’的大锅。

不知不觉之中,读者了解了封建主义的经济史、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共产主义的不同观点等等。

 

人民将一切握到自己手中,由自己来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一个美好的结局吗?答案只有未来才知道。书的后记深入到故事背后的理论问题。该书适合所有年龄段、所有渴望一个更美好世界的读者。

 

——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

 

参考消息今日头条等对本书英文版出版做了报道。

 

 

目录

(节选) 1. 什么是共产主义?

2. 什么是资本主义?

3. 资本主义是怎么产生的?

4. 什么是工作?

5. 什么是市场?

6. 什么是危机?

7. 如何去做?

 

精彩文摘

1200字左右) 译者序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这首名为《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曲,曾经在上个世纪下半叶的中国大地上广为流传。对于出生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中国人来说,这首歌曲,还有红领巾、三道杠,是标志着光荣与梦想的童年记忆。进入新世纪,德国学者比尼·亚当恰克有感于资本主义给人民群众带来的痛苦,发觉共产主义仍然是医治这种痛苦的一剂良药。为了能让资本主义社会的孩子们了解共产主义,亚当恰克在2004年用德语写了一本书,叫《共产主义:一个关于如何改变世界的小故事》(Kommunismus: Kleine Geschichte, wie Endlich Alles Anders Wird)。作者希望德国的孩子能够树立改变资本主义世界的雄心,燃起共产主义的渴望,与中国孩子“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声,形成一种东西呼应的协奏曲。

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公然宣传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件离经叛道的事情,更何况这次的宣传对象是少年儿童,而且居然是通过讲童话故事的方式。亚当恰克这一惊世之举,让她走出德国,获得了世界性的关注。20173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将该书译成英文,并为这本书取了一个目标读者更明确的名字——《给青少年的共产主义读本》(Communism for Kids)。

该书在美国一经出版,即引发巨大的争议。美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詹姆逊盛赞这是一本“令人愉快的”小册子,能够启发读者畅想一种迥异于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美国知名作家蕾切尔·库什纳也同意亚当恰克的观点,认为在资本主义将全世界拖到崩溃边缘的时候,这本书的出现给人以极大的启发。20174月,该书出版一个月之后,就登上了亚马逊儿童政治类畅销书榜首的位置。这就惹恼了美国的政治保守派。《纽约时报》、《美国保守派》(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四分仪》(Quadrant)等西方重量级媒体,连续刊发批判文章,对亚当恰克及其著作进行疯狂攻击。亚当恰克本人收到了不少恐吓信,就连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也倍感压力。令西方的政治保守势力困惑的是,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这样一个主流出版社,为什么竟然堕落到出版共产主义著作的地步?

要讲清楚“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这些大概念,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作者无疑是个讲故事的高手。比尼·亚当恰克是德国当代社会理论家和艺术家,她的作品涉及政治理论、酷儿政治以及革命史。作者用各种可爱的女性角色,为小读者们编织起一个粉红色的童话世界。这里面有嫉妒的公主、奇特的宝剑、失去家园的农民、刻薄的老板、疲惫的工人、可爱的小革命家,还有破产之后流出烟灰眼泪的工厂。童话从来就包含着深厚的政治隐喻。亚当恰克熟练地运用了这种形式,把资本主义社会复杂模糊的命题,讲得易于理解而且饶有趣味。

“商品拜物教”是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复杂命题。要让成人理解这个命题并不难,只需要举一个拜金主义的例子就可以了。但是,对于还没有产生金钱观念的孩子来说,这个例子并不管用。于是,作者设计了一个这样的场景:一个小女孩写了一张提醒自己喝水的纸条,然后就把这件事情忘在脑后了,后来当她重新发现这张纸条的时候,以为那是一道让她必须喝水的命令,于是每看到一次就喝一次水,可怜的小女孩很快就肚子痛起来。人被自己所创造的事物所控制,甚至将其神化为高高在上的神灵,甘愿成为它的奴仆。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曾经将“商品拜物教”分析得鞭辟入里,但在这里,这个概念第一次以如此清晰的方式走进孩子们的世界。

在用“小纸条”完成对小读者的初步启蒙之后,作者又借助“通灵板游戏”的例子,把对“拜物教”的解释引向了深入。在这个游戏中,玩家们之间隐秘的合作,形成一种合力,推动了通灵板上杯子的运动。但是,所有的玩家却认为,杯子是受某种神秘力量操控的,杯子的移动轨迹其实在传递某种神秘的启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协作劳动,创造了巨大的生产力,但是这种生产力反过来,以“金钱”“机器”“工厂”等具体形式,让创造者臣服于自己脚下。

诸如“小纸条”和“通灵板游戏”的例子,在书中还有很多。每一个例子和情节,都经过作者的精心设计,背后包含着深刻的理论命题和历史命题。从“原始积累”到“资本积累”,从“劳动力成为商品”到“剩余价值的生产”,从“经济危机”到“共产主义试验”,一系列大事件和大概念,都在作者的笔下,以故事和游戏的形式呈现出来,简单而不失深刻。不管亚当恰克是否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这本小书明显贯穿着《资本论》的叙事逻辑。

在讲述完童话故事之后,作者在结语部分深入分析了故事背后的理论问题。在亚当恰克看来,目前为止所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从生产领域出发的,以苏联传统社会主义国家为代表;一类是从消费领域出发的,以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批判为代表。对于前者,亚当恰克认为,生产领域的“劳动”概念,最先是在资本主义框架下被建构起来的。因此,传统社会主义国家试图以“劳动”对抗“资本”,通过“创造一个工人阶级的方法来超越工人阶级”,根本还是在资本主义的窠臼中打转,最终只能是在社会主义的新酒瓶里,装上资本主义极权统治的陈年老酒。对于后者,亚当恰克认为,西方马克思主义传统中的消费主义批判,其主线是指责资本主义不能履行向群众承诺的幸福生活,所以在根本上还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附庸,充当一个“小骂大帮忙”的角色。

亚当恰克对各种反资本主义的批判理论,进行了非常有德国范的“批判的批判”,然后向读者提出了自己的结论——我们要站在未来的立场上,继续创造和时刻保持对共产主义的欲望,“欲望着的欲望!共产主义的欲望就是痛苦最终走向终结的欲望”。在这里,亚当恰克站在一个艺术家的角度,从对资本主义的强烈憎恨中,导引出对于共产主义的热烈渴望。但是,正像爱不能发电一样,欲望并不必然产生行动,即使产生某些抵抗资本主义的行动力量,也极容易被精明老练的资产阶级吸纳收编,最终消弭于无形。世界早期工人运动的规模不可谓不大,工人阶级对于资本主义的憎恨不可谓不强烈,破坏机器、暗杀、罢工、暴动、竞选议员能够想到的反抗形式,基本都用上了,但均以失败告终。只有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才让全球资产阶级真正紧张起来。亚当恰克在书中多次称道的当代反抗运动,比如1994年墨西哥萨帕塔民族解放运动,1999年西雅图反全球化运动,以及2001年意大利热那亚的反全球化运动,时至今日早已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资本主义的湖面只是泛起一圈涟漪后就迅速归于平静。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的伟大成就,才把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国家吸引到一起,才让资本主义社会把“社会主义”看成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力量。

在童话故事的结尾,主人公跳出书外,向读者喊话:“下一步该怎么办,由我们自己来决定。因为这是我们的故事,我们正在创造历史呢。”在结语的最后,亚当恰克再次呼应了这一主题,尚未终结的历史,再次向全世界公开征求意见。历史并没有终结,关于共产主义的讨论和行动,也必将一直持续下去。这本书不仅是一本童书,它适合所有渴望一个更美好世界的读者。

 

20183

什么是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现在满世界都是,而它之所以叫“资本主义”,是因为资本控制了一切。这并非像人们通常所说的那样,是资本家们控制了一切,也不是资产阶级控制了一切。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有那么一部分人他们比其他人拥有更大的权力,不过并没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能够对所有人发号施令。那么,如果不是什么人在控制整个社会的话,到底是谁在控制社会呢?答案是“物”,这听起来可能有点怪怪的。当然我们不能仅仅从字面上来理解,毕竟“物”自己做不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在“控制人”这件事情上。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物”都有这个魔力,只有那些特殊的“物”才行。或者说得再明白一点,只有那些特定形式的“物”才有这种魔力。这些特殊的物,既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从那些飞到地球上用激光攻击人们的UF0上来的。它们正是那些人们创造出来为自己服务、让生活更方便的东西。奇怪的是,时间一长人们就忘记了这些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而且很快人们就开始转而为这些东西服务了。

想象一下:一个女孩走到桌边,并在纸条上写道:“请喝一杯水。”一两个小时之后,她又溜达回来,并且发现了那张纸条。她这次再读纸条的时候,已经忘了这张纸条是她自己写下的,然后她就想自己好像应该按照纸条上说的那样办。开始的时候,她可能有点拿不定主意,于是就找来一个朋友问道:“我现在非得要喝一杯水吗?可我现在还不渴呢!”这个朋友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们来看看这张纸条上都写些什么吧。”这位朋友看完纸条后给她说:“是的,纸条上就是这么写的,你必须要喝一杯水。”如果她经常要从这张纸条旁边走的话,每过来一次就喝一杯水,那她的肚子很快就要装满水了。她就这样被这张纸条控制了,最后成了物的奴隶,并且吃起苦头来了。

这的确听起来有点奇怪。她为什么突然忘记了自己写过的东西了呢?她为什么也不认识自己的笔迹了呢?

通常情况下,现实比上面这个场景要更复杂一些。人们的生活也好,工作也好,都不是孤立进行的,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社会中,互相之间发生着密切的联系。像上面那个小女孩写下的那句话,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某一个人写下的,而是大家一起写下来的。我们换一个占卜盘的例子(这个例子中也有一个杯子),来给大家说明一下。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一群人围着占卜盘坐成一圈,占卜盘上写着26个字母,正中间放着一个杯子。每个人都把一只手或者一个手指放在这个杯子上,因为大家无意识地都会有点轻微的抖动,这样形成的合力就让杯子移动起来,看着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把杯子慢慢地从一个字母推到下一个字母。在他们看来,既然没有哪个人有意把杯子推移出这样的轨迹,那么这一定是有幽灵想要传递某种信息。其实他们没有意识到,正是他们自己的合力才让杯子动起来的。

占卜盘的例子很形象地说明了资本主义下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实际上,正是在游戏玩家的共同推动下,那个杯子才不可思议地动了起来,这是大家共同发力的结果,单独哪个人可做不到这一点。不过,他们可没想这么多,他们甚至都没有觉察到彼此之间的合作关系。可以说,他们的这种合作关系是非常隐秘的,并不太容易看出来。换一种情况,如果这些人是自觉聚到一起的,共同商量着到底想在通灵板上写点什么东西出来,那结果肯定就大不一样了。至少完全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东西到底是谁最想写出来的。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写下的。既然没有人能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大家就认为这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就像幽灵或者妖怪一样。

所以你们看,不是所有形式的合作、组织和劳动,都可以让“物”拥有控制人们的魔力,只有一些特殊形式才行。像占卜盘游戏那种无意识的合作形式,就能够让大家自觉臣服于某种神秘的力量,但要是换成大家商量着来写,虽然也是一种合作,但就没有什么神秘感可言了。同样,也不是所有的社会都被“物”所控制,这是只在资本主义社会才发生的事情。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的相互联系和协作劳动,才会最终导致“物”控制人的情况发生。那么,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系究竟特殊在什么地方呢?又是什么让资本主义的人际关系与其他社会的人际关系有那么大的区别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先看一看“资本主义”是怎么出现的吧!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资本主义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搞清楚这一点很有必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Copyright 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2012,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186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19号
主办单位: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 联系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136号 联系电话 :65210088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740号